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85章 深涧09(1/2)
在他加冕为王前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希恩离开马车。

  木质车轮碾过积水潭, 激起浑浊的泥水花,刚刚在路上的时候外面已经下了一场急雨。

  上午在皇宫时还是艳阳普照, 可当他赶回学院,煤黑色的云层已经积压在了他的头顶上,似乎随时都会有雷声暴起。

  毫无预兆的,成千上万的水珠开始下坠。学院的林荫道上,男孩们脱下外套为身边的女孩遮挡风雨,他们像爱情故事里描述的那样, 相处搀扶得跑向附近的建筑。很快周围已经没有什么人了,路边还没有埋上的土坑里已经蓄了小半的水。

  树木孤独地左右摇摆着,所见之处都是空荡荡的冷清。

  雨幕下只剩下希恩一个人, 之前有个褐色头发的女孩举着伞过来邀请他一起走, 他有礼地拒绝了。猎鹰会的列馆已经近在眼前, 他身上也湿得差不多,没必要接受这份好意。

  “希恩,你怎么淋着雨在这散步!”有人冲了过来,拍了下他的后背。

  “没有伞。”希恩偏过头,艾瑞克斯头上抵着一本红皮书, 细碎的黑发黏在额头上, 雨水汇成流沿着他英俊的侧脸流下。

  “我知道,我也没带, 所以快些跑过去。”艾瑞克斯隔着雨幕说,不等对方回应, 他就一把抓住希恩的手臂向列馆的大门狂奔。

  “你们……是在玩追逐游戏吗?”艾琳收起自己的小花伞,抖了抖, 望向门庭前浑身湿透的两个男人, “难道后面有人在追杀你们吗?”

  “我也想知道。”希恩微微喘气, 目光冷冷扫向身边的人,“是不是有人在追杀他。”

  “别这样说,如果像你那样慢慢走,我们现在还在淋雨。”艾瑞克斯委屈地辩解说,“没有伞,我当然只能拽着和你快跑了。”

  “早就湿了,走和跑有什么区别。”希恩不想再争辩,率先走进了列馆。

  “当然有区别了,淋雨淋久了身体会冷,容易生病。”艾瑞克斯小声说,望着男人的背影有点丧气,“啊,真是,我好像又惹他生气了。”

  “哎,别放在心上,这不是说明你和希恩学弟关系很好吗?”艾琳笑着走了过来。

  “学姐认为希恩和我关系好吗?”艾瑞克斯微微皱眉,“可是,我经常会做一些让他不高兴的事,他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会生气。”

  “这是因为你在他心里的地位和其他人不一样。”艾琳微微偏头小声说,“希恩学弟很少和别人争执的。兰伯特那个大笨蛋,他当着希恩学弟面干了好多次蠢事,希恩学弟都可以忍让他,每次见到他依旧和颜悦色。”

  “为什么?”艾瑞克斯的脸色一白,“难道我在希恩心里的排位比兰伯特副会长还要低?天呐,不会吧——”

  “你也是笨蛋吗?”艾琳抬手想狠拍一下身边迟钝的男人,最后瞥见对方衣服下显露出的肌肉线条,有点不好意思地收回了手,“你好好想想,大家一般都容易对自己亲密的人发脾气,不是吗?”

  艾瑞克斯似懂非懂地挠了挠头“是这样吗?”

  “相信我,绝对没错。就像兰伯特那家伙,他对我的刻薄和别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变本加厉。”想到之前的不欢而散,艾琳不由咬牙攥紧自己的手。

  “所以,学姐你和兰伯特副会长关系很好吗?”艾瑞克斯看向艾琳,有些好奇地问。

  艾琳回望艾瑞克斯,认真回答“你难道看不出来吗?他特别喜欢我。”

  “真的吗?”艾瑞克斯眨了下眼,脸上写着诧异。

  “真的。”艾琳眼神闪烁,不在意地摆了摆手,“不过你可别和他说,他这个人特别害羞。”

  “嗯,我知道了,我不会说的。”艾瑞克斯表示了解。

  艾琳满意地点点头,翻了翻随身携带的笔记本“对了,上次去耐克斯克村的个人陈述你什么时候给我?一共四份就差你的了。”

  “我昨天晚上写好了…好像忘在宿舍了。”艾瑞克斯愣了下,转身有跑进细细密密的雨丝中,“艾琳学姐,我马上就回来。”

  “喂,其实没有这么急,你……要不要我的伞……”不等艾琳说完,青年已经跑得没影了。

  “真的是和第一眼看上去完全不同的性格啊。”艾琳心里感慨,走进了列馆,将沾着雨水的小花伞放进了门边的黑桶里。

  “艾琳学姐。”希恩将一条干燥的毛巾递了过去。

  “谢谢,希恩学弟,你真是太贴心了。”艾琳接过温暖的毛巾,发出咯咯的轻笑,“像你这样的好男人实在是太少了,真不知道以后哪个女人会有幸嫁给你。”

  希恩微笑,目光望向门外“他去哪了?”

  “你说艾瑞克斯,他想起自己忘记带材料过来,然后就又冒着雨跑回去了。”艾琳说。

  希恩不可闻地叹了口,轻声说“总是这么冒失。”

  “希恩,你是怎么认识艾瑞克斯的?”艾琳有点好奇的问。

  “大概是在学院的餐厅。”希恩说,“艾琳学姐,怎么突然问起这个?”

  “啊,没什么。只是感觉你们很熟悉彼此,然后希恩你也很照顾艾瑞克斯,就像他的哥哥一样。”艾琳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“我还以为你们认识很久了。”

  “怎么会?艾琳学姐弄错了。”希恩温和地说,“艾瑞克斯是卡贝德家族的少爷,而我只是偏僻村庄里一名药剂师的儿子。”

  “说得也是,抱歉,有时候我老是会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事。”艾琳挠了挠头。

  希恩微微笑了笑,艾琳思绪的敏感有一点出乎他的意料。

  列馆的门敞着,有风卷着雨珠打进,洋红的地毯上染了点点的水痕。希恩擦干了头发,换上备用的衬衫,走出前厅,第一眼就看见了停在树下的玫瑰色马车。

  男仆打着伞从马车前跳下,小跑着打开车门,随后平举着手臂,用来给主人搀扶。一只深红色的高跟鞋踩在了阶梯上,条纹规律的直裙端庄优雅。希恩的瞳孔微微收缩,从马车走下的是一位盘着头发的妇人,她穿着昂贵典雅的连腰裙,外面罩着一件黑纱披肩,不苟言笑的脸比一年前还要苍白,神情看上去就像在参加一场葬礼。

  “她来了。”隔着暴雨织成的帷幔,希恩的指尖动了动,在两人目光交汇的时候,他隐隐感觉自己仿佛穿越回了那火光漫天的夜晚。

  “那个女人是谁?”艾琳走到了希恩的身边,“她来这里做什么?”

  “玛丽·维多利亚。”希恩转身走进了大厅,低声说。

  “玛丽·维多利亚?玛、玛丽……夫人?那她不就是帝国唯一的女魔导师,艾瑞克斯的母亲!”艾琳十分震惊,说话有点结巴,“怎、怎么办?她怎么会来?听说她特别严苛,现在就我们两个,我们要不要出去迎接一下。”

  “我想她应该是来找艾瑞克斯的。”希恩眼帘低垂,淡淡说,“艾琳学姐,可以麻烦你——”

  “可以!我这就去找艾瑞克斯!我现在就去。”艾琳连忙说,她宁愿在暴雨里狂奔,也不想面对脾气差的老女人,“这里就先交给你应付了,希恩学弟。”

  艾琳拿着她的小花伞,从列馆的后门溜走了。

  女孩前脚才离开,后脚妇人就踩着前厅的地毯走了进来。

  “这里就是玛尔斯殿下的猎鹰会吗?”妇人的眼神四处打量。

  “是的,尊敬的玛丽夫人,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吗?”金发青年站在正厅的左侧,弯腰行礼。

  “你认识我?”玛丽夫人的目光望向说话的青年。

  “有幸与您第二次见面。”金发青年露出礼貌的微笑,“我是玛尔斯殿下的侍从,第一次见您是在皇宫夜宴上。”

  “哦,是吗。”玛丽夫人收回目光,“我从来不会去记侍从的长相。”

  “您是来找艾瑞克斯少爷的吗?”金发青年没有在意对方轻蔑的态度。

  “他在哪?”玛丽夫人冷声问。

  “他现在不在这里。”见妇人转身就要走,青年的嘴唇动了动,“但是他马上就会过来。”

  “您需要坐下来等一等吗?”金发青年面露微笑,举起手将妇人引入楼上的会客室。

  “没有想到您突然的拜访,今日玛尔斯殿下不在列馆。”希恩拉开窗帘,雨珠噼里啪啦地打在窗子上,汇成细长的流水,“我代殿下对您抱以十分的歉意。”

  玛丽夫人坐在沙发上,望着窗外发呆,没有说话。

  “您要喝点什么吗?”希恩走向墙角的桌台边轻声问。

  “不。”妇人神情似乎有点疲惫,拒绝也不愿多说一个字。

  然而希恩像是没有听到一样,自顾自地从骨瓷茶壶里倾倒出淡红色的水流“北方庄园最近才采摘的红茶,送来的时候就带着醇厚的香味,我想您会喜欢这个味道的。”

  玛丽夫人抬了抬眼皮,眼前的这个金发青年让她有点意外。从两人见面起到现在,无论是说话,还是行为举止,都可以说是无可挑剔地达到了她对礼仪的理解。

&ems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