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85章 深涧09(2/2)
在他加冕为王前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p; “请用。”青年将冒着白色热气的茶盏端至她的面前,“如果您想加点奶,或者蜂蜜可以告诉我。”

  玛丽夫人视线下移,望着桌上的茶盏,忽然出声问“你叫什么?”

  “夫人,我叫希恩。”

  会客厅内一片死寂,窗外的雨声不断轰响。

  “你……叫什么?”

  希恩微微眯着眼,盯着玛丽夫人面部神情的变动“夫人,我叫希恩,全名是希恩·米勒。您怎么了?脸色似乎有点不太好。”

  “没什么。”玛丽夫人收敛起脸上震惊的神色,端起了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,“真是个难听的名字。”

  “这个名字是我的父母取得,他们没有什么学识,很难给自己的孩子取出优秀的名字。”希恩淡淡说,“不过,夫人,您为什么会不喜欢我的名字呢?”

  玛丽夫人的脸色有点沉。

  “您不是也给自己的孩子取了和我相同的名字吗?”希恩轻声说。

  砰的一声,窗外闪过青蓝色的亮光,玛丽夫人手里的茶杯应声落在了地面上。

  “请让我为您收拾。”希恩走到了玛丽夫人身边,蹲下身子,捡起滚落到地上的茶杯。

  他准备直起身,脸在抬至一半的时候忽然停止不动了,他看见玛丽夫人两只收缩的瞳孔死死盯着他的脸。

  “您在看什么?”希恩保持这个姿势低声问。

  “走。”玛丽夫人的嘴唇微微动了动。

  “您到底透过我的脸看见了什么?”希恩眼帘微垂,“我很好奇您为什么会露出这样恐怖的神情呢?”

  “滚开。”玛丽夫人咬着舌尖用力吐出这两个字,感觉到深深的冒犯,恼羞成怒的她抬起了自己右手,狠狠打向那张让她不适的面孔。

  像是早就料到了玛丽夫人的举动,希恩直接摁住了对方的手腕。

  “您这是做什么?”希恩的手渐渐用力。

  “松开。”玛丽夫人的眼珠突出,激烈的情绪让她右手手心的温度飞速攀升。

  “我劝您不要使用魔法。”希恩没有松开,相反他握紧的手更加用力,“我必须提醒您这是非常危险的行为。”

  “我让你松开。”玛丽夫人声音十分危险,“你就算是玛尔斯侍从又怎么样?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你。”

  希恩松开了手,他的掌心已经通红一片,然而他的神情没有因为痛觉的刺激产生任何的变化,就像那只手不是他的一样。

  “您这次又想做什么?”希恩站起身,他望着玛丽夫人身边环绕着的烈焰,不慌不忙地说,“听说您之前因为虐待奥斯卡公爵的女儿上了法庭,这次您又想做出怎样惊人的举动?在帝都魔法学院里用恐怖的魔法杀人?”

  玛丽夫人的神情阴沉的吓人,她挥了下手,很快希恩背后两侧的窗帘就燃烧了起来。

  希恩望着头顶窜动的火蛇,拍了拍手,像是在欣赏精彩的马戏节目“真是美极了,动人心魄的魔法。”

  “你是谁?你究竟是谁?你是他,不,你到底是谁!”玛丽夫人的言语有点混乱,积攒在她身体里的“拉戴尔”开始躁动她的血液,火焰在整间房间里到处乱窜。

  “你忘记了吗?我刚刚才介绍过,我是玛尔斯殿下的侍从。”希恩直视着夫人的眼珠,“我是希恩。”

  玛丽夫人捂着自己的脑袋,她的视野开始扭曲模糊,火光烈焰下,金发青年的脸变得暗沉,暗沉,不断暗沉,最后变成一张冰冷沉重的铁质面具。

  “希恩……希恩……,你是希恩·卡贝德!你没有死!你居然没有死!”玛丽夫人抓紧自己的头发,此时的她看上去就像一只披着人皮的丑陋怪物。

  “啊,没有死。”希恩转过身,双手推开面前的窗户,随意地问,“您还想再杀我一次吗?”

  “你……必须死,希恩·卡贝德,我要杀了你,亲手杀了你。”玛丽夫人眼珠布满了血色,嘴里念着咒语,火焰将她周围的一切包裹,她右手的手指瞄准了站在窗台上男人。

  “杀了你,我也是这样想的。”希恩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房间里那个已经彻底完全失去理智的疯女人,“但是我要做的不仅于此,我敬爱的母亲。”

  “死……杀了……你……”火焰脱离了玛丽夫人的周身,向青年冲去。

  “对了,您知道吗?一个月前,您最爱的儿子曾经对我说,我是他最重要的朋友。”希恩张开手臂,嘴角勾出上扬的弧度,身体向后倒去,“我很高兴,因为您即将又要杀死我了。”

  “这是什么?”艾瑞克斯举着一把小花伞,艾琳站在他的身边和他一样,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们的列馆。

  瓢泼大雨中,有火焰在剧烈的燃烧!奢华的建筑在他们的眼前被熊熊大火一口吞噬,浓密的黑烟像一只巨大的烟囱冲向天际,白色的蒸汽围绕在建筑四周扑面而来。

  “母亲……希恩……”艾瑞克斯手里的小花伞伞掉在了地上,他下意识想冲进火焰里救人,却被艾琳用尽全力拽住。

  “你疯了吗!”艾琳大喊,“这么大的火!你就准备这样不要命的往里面冲吗!”

  “母亲,还有希恩,他们……还在里面!”艾瑞克斯回头吼道。

  “你傻吗!列馆一共就三层,而且玛丽夫人不是魔导师吗?她和希恩肯定能安全逃出来的。”艾琳死命拽着艾瑞克斯的手臂,“我们先在外围找……”

  “这不是一般的火。”艾瑞克斯忽然低下头来,猛得抽出手臂,朝着列馆的方向狂奔。艾琳没有料到艾瑞克斯会有这么大的反应,脚下失去了平衡。

  就在她要摔倒的时候,有一只手托住了她的腰。

  “兰伯特。”艾琳抬起头。

  “这不是普通的火灾,遭遇如此大的雨势,也不受任何的影响。就像永远不会熄灭一样。”兰伯特的神情凝重,“这是魔法,而且是及强大的魔法。”

  “怎么会?难道是……不会吧……”艾琳的脸逐渐煞白,“我们该怎么办?”

  “这实在太危险了,保持距离,不要靠近。学院高层已经注意了,很快就会有人赶过来,将这座建筑封锁,防止火势蔓延。”兰伯特冷静地说,“不用害怕,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  “不能封锁。”艾琳的声音在发抖,眼角已经发红,“还有人在里面。”

  火焰冲碎玻璃,迸发出无数像刀刃一般锋利的碎片。

  即使提前脱离,希恩还是被恐怖的能量冲击了出去,他的身体就像出膛的弹丸,四面滚烫的气流都在疯狂挤压着他,想将彻底的粉身碎骨。

  旋转的天空,呼啸的哭嚎,无处躲藏的疼痛,临近死亡的时候人所有的感受的都是不真实的。希恩很平静,他在这样诡秘的间隙里挣扎过很多次,而这次他很清楚自己不会死。

  他所在的会客厅在列馆的第三层,北面不到十几尺的地方就是学院人工挖凿出的湖面,按照他的设想,他最后会坠入那一片长久没有流动的死水里。落水渐起的巨大水花会造成很大的动静,如果运气好,很快就会有人将他打捞上来。

  整个计划对他的身体损害是可承受的,希恩默默计算着,如果在落水的刹那他能暂停一秒的话,那他全程甚至不会有机会感到剧烈的疼痛。

  希恩阖眼倒数着落水的时间,而让他没想到的是,再数到最后一秒的时候,他没有坠入湖中。

  他的坠落真的暂停了。

  “乐于找死,却又不想死。这世上怎么会你这么麻烦的人类?”

  希恩缓缓睁开眼,他看见的不是铅色的云层,而是一丝丝璀璨的金色,那是男人随风飘荡的长发。

  “赫莱尔,我不会死。”希恩轻声说,“你这样做可能会打乱了我的计划。”

  “当然,你当然不会死。因为那份倒霉的契约,你就是被烧成灰,我也得给你掺点水捏回人形。”男人完美的脸上写满了恼火,“最后给你修修补补的都是我。”

  “听你这么说,我感到很愧疚。”

  “如果感到愧疚,就少给我添一点麻烦。”赫莱尔凶狠地说,“或者早点对这个世界失去留恋,把你的身体交给我。”

  “你对我的身体还真是执着。”希恩闷声问,“这么想要吗?”

  “你要弄清楚这本来就是我的。”赫莱尔咬着牙强调着,“别忘了我的神骨还在你的身体里。”

  “这话听起来就像合为一体似的。”希恩阖着眼淡淡说。

  “合为一体?什么东西合为一体?”赫莱尔皱起眉,还没有弄明白,忽然就感觉到一阵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耳廓上。

  “就是要试试吗?”男人低哑的声音在他耳边萦绕。

  砰的一声,列馆旁边的湖面上炸开了激烈的水花。赫莱尔松开了手,男人如愿以偿重新坠入了死水里。

  “真是个糟糕的人类,去死吧。”曾经的神明捂着耳朵恶狠狠地念出最毒的诅咒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