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七百五十九章 人在路先(1/2)
九天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魔山在北域修士眼中,本是一种再熟悉不过的存在。

  但是如今,忽然看到一座新的魔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,却一下子变得压抑至极。

  天地之间,像是失去了一切声音与色彩。

  只有那一座魔山存在,静静的立在了大地之上,无声无息。

  “汪汪汪……”

  忽然间有愤怒的叫声响起,众人看时,却见那是一只长着翅膀的怪蛇,它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座魔山,像是感应着里面让它熟悉的气息,忽然又惊又怒,不要命一般的向着魔山冲了过去,挥命舞着两只小爪子,用力在那一座大山之上挖了起来,一边挖一边叫,像是疯了。

  “痕……狠……恨!”

  有模糊不清的声音响起,小龙帝敖来宝面向着将方贵封印了起来的东土老神仙与西荒的魔等,它用力大叫着,作为七海当初花费了无尽心血打造出来的存在,它本来生来就该是与东土的老神仙等一般高度,甚至更高的存在,如今它们第一次面对面的对话,无论从哪种角度来说,都算是非常有意义,可是如今,它张大了嘴巴说着,第一个清晰的字眼,却是……

  恨!

  它愤怒着,如今尚不清楚的口齿,无法表达它的愤怒,于是它疯狂大叫,忽然向着他们冲了过来,张开嘴巴,一道滚滚荡荡的魔息便横过百里,狠狠向着那些人喷了过去。

  “他们封印了方贵,他们怎么可以封印方贵?”

  有一个急的要哭的声音响起,正是太白宗的许月儿,她跺着脚大叫,眼里都已涌出了泪。

  而与她一样的,则是太白宗的弟子,颜之清,张惊、孟留魂、张无常等,他们皆是惊怒不已,与一群太白宗弟子急急向着前方抢了过来,未奔得几步,斜刺里已有一位女将杀出,只见她身材单薄,满身是血,皆是战火气息,正是郭清师姐,狠狠的杀向了前方。

  “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  “凭什么这么做?”

  有无数人大叫着,这里面有息大公子,他不久前才刚刚目睹了自己的父亲被帝尊吞噬,如今便又看到自己的挚友,帮自己报了父仇的挚友,被这些至高无上的存在封印了起来。

  有萧潇子,她与息大公子一般,选看到师尊的殒落,又看方贵被封印。

  有越清、有海山人,有孟陀子……

  这时候他们所有人,都是经历了这一场场大战,惊惧疲乏至极,却又目睹了这一切。

  那沉重如山的愤怒哀意,几乎要将他们压垮。

  “你们……你们……浑蛋,全都是浑蛋!”

  古通老怪已经擦了几回眼睛,始终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那一座魔山,他觉得他应该是幻觉,不应该出现这样的事情,直到他确定了这是真的,心间那难以形容的压抑才一下子冲垮了他的理智,他知道自己的修为,知道自己的本事,可是他却愤声向着那些破口大骂。

  他在指着东土老神仙、指着西荒的魔,南疆的妖祖,大骂浑蛋!

  “我北域,为报一千五百年血仇,百万仙军,惟余一二,千余前辈,只剩寥寥,但你们见我北域刚刚才得惨胜,便将我北域恩人封印于此,是觉得,我北域已无再战之力了吗?”

  宫商羽身子都已残破了半边,却提起了枪,直向空中指着,声音在颤抖。

  但是那怒气,却如滚滚大河:“我北域杀败了帝尊,难道就杀不得你们这些……”

  “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老浑蛋吗?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哗啦啦……

  山坳里,峰底下,杂草丛中,无数刚刚经历了这些永世难忘的恶战的北域残存修士们,听着宫商羽的话,都站了起来,这时候他们都已经麻木了,脑海里尚从没有从那一场场大战之中恢复过来,他们只知道,这一场大战,在北域花费了难以形容的代价之后,赢了,更是知道,雾岛帝尊带来的祸事,已经不仅仅是关乎北域,甚至也关乎了整个天元……

  这一战,其实是北域拯救了天元!

  然后在这时候,天元功劳最大,于整个天下有恩的人,被背叛了……

  于是,这种愤怒与不甘,支撑着他们再度爬了起来,一步一寸,摇晃着走向前来……

  ……

  ……

  东土的老神仙,西荒的魔,南疆的妖祖,只是冷眼看着这些北域的人,面色冷漠,没有半点表情,这一切似乎早在他们意料之中,也不可能激起他们心间半点的涟漪。

  他们只是冷漠的看着!

  看着那些蝼蚁缓缓的接近他们,身边有气息涌动。

  “都停手吧!”

  也在这时,一个声音响了起来,缓缓传遍了诸域。

  众人看时,心里皆是一惊,只见来的是幕九歌,这个时候,无论是谁说这句话,都不可能压得住北域的怒火,惟有幕九歌可以,毕竟他是天上剑仙,是方小圣君的师傅。

  所有人的目光,都向他看了过来,期待着他主持公道。

  但幕九歌这时候并没有急着说话,而是看向了太白宗主。

  此前太白宗主已经出过一刀,想要阻止他们,但却被击退,已然受了伤,口中都在喷着血气,他转头看向了幕九歌,一个眼神之中,便已明白他想说什么,于是他便也只能沉默了下来,良久之后,他忽然高声厉喝:“所有太白宗弟子听令,立时退走,回于山门!”

  “哗……”

  无数人大惊失色,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  他们不明白,在这时候,为何太白宗主却一定要让所有弟子退去……

  难道面对着东土老神仙这等存在,连他也觉得害怕了?

  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人,在心间惊怒过后,却渐渐明白了他的意思,他们咬紧牙关,压着火气,慢慢退出了这片战场,甚至用尽了一身所能,急急的向着四面八方遁了过去……

  当然,大部分人都没有动。

  哪怕是对太白宗主有着极大信任的人,也没有。

  而太白宗主,也没有再强求这些,他深深吸了口气,压下了自己心间涌动着的滚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