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三十五章 道心之痕(1/2)
九天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钱?”

  赵通元也不知是不是跟方贵客气客气,反正听了方贵的话,整个人都懵了一下。https://

  过了一会才反应了过来,仍是那般和善模样,笑呵呵的道:“莫非是方小友你修行之上遇到困难了?唔,看你这修为,应该也开始修炼玄法了,修行路难,总是短不得钱财,我是你的长辈,你不必跟我客气,且说与我听,如今这手头上还缺多少灵精啊?”

  方贵喜出望外,道:“一万两灵精!”

  赵通元本来笑的很是和气的脸色,顿时有些发苦,不过毕竟还是老狐狸,很快便恢复了平静,转头叫道:“逵安,你这便去后面库房里,封一千两灵精过来……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这回轮到方贵发懵了。

  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说错了,难道少说了九千两?

  赵通元回头拍了拍方贵的肩膀,笑道:“你不必担心,修行之事,哪有一蹴而就的,慢慢就是,尊府可不是仙门,在这里,只消你肯忠心办事,上面的贵人便亏待不了你,想你如今才到了多长时间,这不便已得了贵人的赏赐了?呵呵,后面老夫帮你添句话儿,总有你大把捞好处的时候,你只管放心,别说一万两,便是十万两灵精,也有得是你赚得时候!”

  “那好吧,蚊子再小也是肉……”

  方贵心怀天下,已经看不上这一千两灵精了,不过听赵通元说了,也只好无奈的答应,他本人是信不过什么以后不以后的,只想见现钱,虽然现钱却只有可怜的一千两灵精,但也毫不客气的揣在了怀里,然后认真向赵通元道:“多谢前辈啦,回头我还你……”

  赵通元笑道:“区区小钱,何足挂齿,方小友这是不把我当成自家长辈了!”

  “没有没有,那我就不还了啊……”

  方贵满面笑意,向赵通元拱了拱手。

  赵通元顿时觉得满脸不是滋味,总觉得跟这个小孩聊天有些聊不下去呢!

  眼见得一直站着说话不是事,便招呼老仆人搬出了自己珍藏的酒,一边请方贵喝着,一边说些神玄城的新奇事物,方贵本来还以为这老头找自己是有什么事,没想到饮至半酣,他也只是与自己说些旧事,无非是自己当年在楚国如何如何等等,全无半点正经事。

  于是一场酒喝了下来,方贵也只是知道了这老家伙当年在楚国是很不如意的,连太白宗主和自家师尊都瞧不上他,如今他在尊府是很得意的,连太白宗主和自家师尊他都瞧不上!

  不过方贵也是个会聊天的,一席酒喝下来,倒是把赵通元陪得尽兴,只是也不知怎的,赵通元心里总觉得有些糊涂,也不知道自己在这席上,点给方贵的那些话他听明白了没有,反正这小鬼头看起来很是不错,会说话会来事,能听人话里的滋味,只是让人不太踏实!

  一席酒罢,方贵拍着胸脯以后一定在尊府好好表现,也一定会多到赵通元这里来拜访,这才抱了那一千灵精,骑在婴啼脑袋上摇摇晃晃的打道回府了。

  赵通元看着方贵离开,脸上的笑容也顿时消失的干干净净,喝了一盏老仆人送上来的茶水,愤愤开了口:“这都什么事啊,别人到了我这里,那是给我送礼来的,顶好的珍宝送来,我都不见得看一眼,这太白宗的小子来了,没点诚意不说,倒拐走了我一千两……”

  旁边老仆人道:“那小儿年龄不大,却有些自己的主意,老爷的话他也不知听没听进去,再说他毕竟是太白宗弟子,与老爷交情不深,似乎没有必要这般维护于他……”

  “你懂些什么?”

  赵通元无奈的摆了摆手,道:“这小子入了尊主的法眼,已今非昔比啦,以我的修为,在尊府能爬到这个位子上,便已经顶尖了,以后还是要看这些小鬼的,这个太白宗的小弟子天资过人,又会察言观色,我看将来绝非池中之物,这一千两灵精,也送得不冤!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……

  酒足饭饱,方贵得意洋洋的回了神殿,心想四千两灵精的缺,可不就补上了一千了?

  只剩了三千两,想也是有办法的,想着那块即将到手的神金,心情便好了起来,一路哼着小曲往回走,婴啼在赵通元那里吃了上好的伺兽丹,也心情大好,时不时哼哼两声。

  临到了神殿时,方贵正要进去,忽听得墙边阴影里一个声音响了起来:“方道友……”

  “谁?”

  方贵吓了一跳,还以为是有人抢自己灵精,飞剑都祭了起来。

  “是我!”

  神殿墙角的阴影里,一道人影走了出来,只见是个身材瘦削的女子,她似乎有些为难,眼神有些畏怯的看着方贵,像是鼓足了勇气,才道:“你大概想不到我会来找你吧?”

  方贵仔细看了她两眼,认真道:“你是谁?”

  那女子顿时呆了一呆,微微扬起了脸,道:“我是陆真瓶!”

  月光落在了她的脸上,方贵顿时看清楚了她的模样,心里倒是一惊:“是你?”

  眼前这位,可不就是当初在楚国秘境里面,差点被自己打死的尊府血脉?

  当初来尊府时,仙门便很担心自己会受到她的报复,因此还想着直接违抗尊府之命,将自己送去东土,只是后来自己坚持,还是来了,来了这里之后,初时也想过她会不会来找自己麻烦,等了很久,倒是没事,没想到如今方老爷混起来了,她倒是出现了……

  “怎么着,想来找我报仇是不是?”

  方贵微微抬头,看了她一眼,当初自己就不怕她,如今自然更不怕。

  倒是陆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