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四十八章 三柱香(四舍五入六千字)(1/2)
九天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那坐在了剑匣上面的白衣男子一来,虽然立时便说个不停,把古通老怪气的头顶冒火,但有了他一路护送,舟舱里面的人毕竟还是安心了许多,这男子也不进舟舱,只是在外面坐在了剑匣之上御云而飞,就连方贵都看了出来,他其实是在舱外,才方便观察周围动静,但他偏偏要说些什么自己七圣里面排末位,没有资格进古通老怪这七圣之首舟舱之类的话……

  跟古通老怪说话冷言冷语,夹枪夹棒不说,与太白宗主说话之时,也是一通嘲讽。https://

  非要说什么太白宗主当初自东土归来后,其实也没有什么耀眼的战绩,那几场成名的大战,都是幕九歌这个做师弟的打的,所以太白宗主排在了老三的位子,其实占了他师弟的便宜,本来就有水份,而如今呢,他师弟又成了废人,按道理讲,这俩师兄弟的排名都得降一降才是,结果这两个人就是装傻充愣,非要赖在上面,不说厚颜无耻,那也差不多了。

  这么几句话一说,太白宗主也不好说什么了,苦笑着闭嘴。

  倒是方贵与他聊了几句,也慢慢摸清楚了这人的底细来,心头十分感慨。

  萧剑渊,北域顶尖大剑客,修七星剑道,师传七道古剑,曾仗此七剑,与湖州尊主斗法,没有被打死,因而名声大噪,本来自号为北域第一剑,但后来败在了自东土归来的幕九歌剑下,一时颜面大失,也是自那时候起,他剑道大改,本用七剑,后来却一直痴迷于收藏各道知名古剑,如今已有七七四十九柄,据他自己所言,一身本领,也比之前强了七倍了。

  只可惜,当他四十九剑修成之后,再去找幕九歌,发现幕九歌已经废了,于是失落至极,在幕九歌的茅屋之前,两个人相对无言,喝了四十九坛子酒,最后醉的不醒人事,在野猪窝里睡了一夜,第二天黯然归去,剑道之名没夺回来,倒莫名成了太白宗的好朋友。

  如今太白宗主有难,七圣里面,惟独给他去信,想来一是因为他距离近些,二也是因为了解他的脾气,知道他必然会来,事实也证明了太白宗主的眼光,他果然带着剑来了。

  方贵听幕九歌的事,已经快听烦了,如今了解了这萧剑渊,心里倒是不由暗想着:“这位老哥说话这般惹人生气,居然活到这么大都没有被人打死,还能搜集四十九柄古剑,看样子这七小圣的本领果然不小,说不定这个家伙,真的可以对付尊府鬼神也说不定……”

  夜风呼啸,清冷风寒。

  法舟直直向着潇国另一界驶去,已有四五个时辰了,而夜色也已变得越来越深,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,就连方贵,也已这白衣男子萧剑渊聊天聊的有点烦闷了,退回了法舟里面继续睡大觉,倒是太白宗主,在这时候反而精神了起来,已有数次无意的向外看了去。

  但结果,舟舱之外,仍是空空如也,他的眉头,也微微皱了起来。

  “呱……”

  正自万簌俱静之时,忽然间外面响起了一声怪叫,舟舱之内所有人,顿时都惊醒了过来。

  “出了何事?”

  古通老怪颤声问道,牙齿打架。

  “没事,斩了一只乌鸦而已……”

  舟舱外响起了萧剑渊淡淡的声音,而后笑道:“吓着你了?”

  “老夫岂会被吓到?”

  古通老怪大怒,顿了顿又道:“你闲着没事斩什么乌鸦?”

  “那乌鸦跟了我们三千里路了……”

  萧剑渊淡淡开口,顿时使得舟舱之内一寂,然后又听他道:“而且不止一只!”

  太白宗主的脸色微凝,方贵也微微吃惊,急忙趴到了舟舷去看,只见那萧剑渊正坐在了剑匣之上,垂着脑袋,像是低头沉思,半晌之后,他忽然间手指一勾,座下剑匣之中,便陡乎有一道闪电亮起,一道飞剑倾刻间飞出了十里之遥,疾疾的斩在了一处黑暗之地!

  那个地方,看起来什么也没有,只有一片浓重的黑暗,但在他剑光斩处,却忽然间响起了一声嘶哑的惨叫,而后污血喷溅,一只牛犊子大小的乌鸦尸体,从半空中坠了下来。

  而斩杀了这只乌鸦之后,萧剑渊片刻不停,手指连划,剑匣之中,便不停有飞剑飞出,在夜空之中,犹如闪电齐发,交织如网,而周围上下左右二三十里之内,便不时有怪叫响起,只见夜空中,下方黑暗里,云气裹挟里,夜雾席卷之中,时时有乌鸦坠落,纷纷如雨。

  倾刻之间,他居然斩杀了数十只诡异的乌鸦。

  而若不是他提醒,法舟里的人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么多乌鸦一路盯着他们!

  “嘻嘻,那东土的年青人果然已经离去了吧?”

  “太白宗赵真人,你如此大的架子,却只请来了这么一个不自量力的人护法么?”

  “说来倒也不怪你,北域血脉低劣,能让人看入眼的本来就少,来这么一个,很难得了!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而随着那些乌鸦纷纷落地,周围不见安宁,反而像是戳了马蜂窝一般,忽然间魔云涌动,也不知从哪里来的,便如风卷云出,倾刻间便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,将这一艘小小的法舟围在了中间,在那层层魔云深处,有桀桀怪笑声响起,从三个方向阴瘆瘆传了过来。

  “快,快停下……”

  古通老怪急急大喝,帮着童儿停下了法舟。

  倘若停的再慢一点,这法舟便直接一头扎进魔云里面去了。

  “三个……”

  古通老怪脸色铁青:“我听到了三个声音,那是……那是三大鬼神都来了?”

  “只是我猜测有三大鬼神而已,说不定还有一个,正隐在暗中!”

  太白宗主平静回答,只是脸上也已没有了笑容。

  古通老怪惊的胡子都翘了起来,压低声音道:“那你的帮手呢?”

  太白宗主无奈的笑了一声,道:“我之前忽略了一个问题……”

  古通老怪急问道:“什么问题?”

  太白宗主叹了一声,道:“这个帮手赶路特别慢……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“这……这可如何是好?”

  古通老怪担忧的看了一眼舟舱之外,压低声音道:“光凭他一个,挡不住啊……”

  “光凭我一个,自然是挡不住安州尊府四大鬼神的……”

  古通老怪的话犹未落,便听得舟舱外面萧剑渊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不过只要我能挡上一时半刻,然后再全身而退,那我的排名无论如何也该提上一提了吧?对了,我倒差点忘了,倘若你们两个都死在了这里,那我的排名本来就要涨上两位,这就是……第五?”

  “萧老五的名字,似乎不怎么好听啊?”

  “是了,自家师兄死了,幕九歌都不出手,估计他也要掉下来,那我就是萧老四了……”

  “这听着就好听很多了……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听着外面叙叙叨叨,方贵也急忙扒开了舟舱窗上的一条缝往外看,只见那萧剑渊一边不停的说着话,一边抬头看向了四面八方狂涌而来的魔云,然后他慢慢从剑匣上面站起,踏着虚空走下了剑匣,凝神感受了一下四方的魔息,然后缓缓抬手,伸出了三根手指……

  “三柱香!”

  他调侃的声音忽然消失,显得非常认真的说出了这三个字。

  古通老怪已是急了,叫道:“什么见鬼的三柱香?”

  那萧剑渊淡淡道:“太白赵真人,当初我去你们太白宗找幕九歌决生死,见他废了,冷言冷语,你心疼师弟,曾有三次对我动了杀机,但最终都没有出手,反而邀我在茅庐之前饮酒,第二日我醒来时,你与我论道,装作不经意,拿一道神识法门点醒我,助我补全了四十九剑法里的一道破绽,自那时起,我便知道你修为远胜于我,也记住了你对我的恩义……”

  “所以这一次,无论来的是安州玄崖三尺也好,四大鬼神也罢,我都会护住你三柱香时间,三柱香时间里,若你有帮手赶来,有了胜算,我便血战到底,倘若你帮手没来,那我也不在这里陪你送死了,不过你放心,事后我一定斩尽尊府鬼神,替你报仇……”

  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  一番话说的古通老怪都发懵了。

  他根本不知道当初萧剑渊去太
为您推荐